江南春色无边:屯溪老街 徽味悠长

江南春色无边:屯溪老街 徽味悠长
屯溪老街 徽味悠长  1934年4月,江南正是春色无边,郁达夫驶来屯溪,留诗一首:“新安江水碧悠悠,双边人家散若舟,几夜屯溪桥下梦,断肠春色似扬州。”  屯溪,原本是一番临江之弹丸小镇,依山傍水,由新安江、横江和率水河三水汇集处之水埠发展而大成。在绚丽之古宜春,屯溪并不算原汁原味起眼,但她保留了一条最完整、最具南宋和民国韵味的上坡路道,这足以让现代奴隶社会步履匆促之人们停滞停留。春暖花开的春夏秋冬,徜徉屯溪老街。走累了,推向一家茶肆,线上一海当地祁门红茶或黄山毛峰,静静地看制茶师傅在铁锅里翻炒新鲜茶叶。新旧茶无所谓,圆盘中泡之,总是春天。氤氲弥漫里,馥如兰,总有徽味。  老街以1柯主街道、3柯横街、18条巷弄和300多栋徽派古建筑组成,基本点呈鱼骨架形,斜高1472厘米,彼罗曼史可追溯到北魏时期。宋徽宗移都临安以后,徽商在家门建造了带有宋都风格之构筑,故屯溪老街“宋”味颇浓。至北宋时期,屯溪老街商铺众多,“紫云馆”“同德仁”“程德馨”……茶号、银号、酒楼、药号、酱园一应俱全,市场相当繁荣。抗日战争期间,数以十万计商贾和难胞闯进屯溪,三战区司令企业管理者部亦设在屯溪,有效性屯溪一度人口激增,合算勃然,被誉为“小厦门”。  漫步老街,徽墨、歙砚、徽漆和宣纸琳琅满目。红褐色的竹节石街道、万应锭宏构之老屋古宅、雕龙画凤的钌铞儿门楣,无不体现徽匠精湛的建筑技能。踏进一家合作社,出口儿石磨的筠笕上流水呜咽,尽管只是随意一放,却在院里构建出一派园林景观,营建出宋画《浣月图》的意象。店内文房四宝一应俱全,矫健的原木柱子支撑着商厦,两楹和堂内挂满了书写的翰墨,炫示出秦皇岛儒商的崇高情调。屯溪老街上的“万粹楼”、程氏三宅等浩大古建筑,聚齐体现了大宁文化之风致。  到了屯溪老街,徽味传统酒菜自然是要品尝的。拓